俗尘一粟

好酒、好色、好友,风流四海;求知、求识、求遇,不怠此生。

怀人

吴先生是陕西泾阳安吴堡人。“文革”时期被遣送回家,劳动改造?他一生没有妻娶,伶仃一人,最后病死在老家的土炕上。他没有近亲,患病期间,族里的那些侄媳们,烙了一些锅盔(饼子),放在他炕头。吴先生饿了就啃一口锅盔,渴了就舀一瓢生水来喝。据说,村上人发现他死了时,手里还拿着半块锅盔——《祭祀吴宓先生》高建群2015年12月10日于西安

评论

© 俗尘一粟 | Powered by LOFTER